“线上教育不是不能做
admin
2019-09-17 09:38

  东北网9月17日讯 目前,投资机构和社会热钱大量涌入民办教育,正在加速洗牌的进程。而随着行业逐渐规范,政策收紧,许多经营实力不足,运营保障体系不成熟的教育机构已经迎来倒闭潮,教育行业正式进入拼实力,拼运营的新时代。

  大庆民办教育市场对热钱的吸引力同样强大,在区域市场总量有限的前提下,竞争必然越来越激烈,一些民办机构在市场竞争中不断暴露出自身的软肋和短板,面对残酷的市场洗牌,苦苦支撑。但不论接受与否,墨菲定律决定了该发生的一定会发生。这些机构或正规、或不正规,破灭的命运是一样的,只是各自对导致失败的原因会有不同程度的解读。

  那么,究竟是哪些因素导致他们面临被洗牌?如果想在这个行业里走得更远,需要在哪些方面做出改变?这是当前很多业内人士都在思考和探究的问题。

  滕先生从2005年就开始从事校外辅导和学历教育咨询的创业,是大庆最早进入这个领域的一批先行者。

  当年大庆还没几家正规辅导学校的时候,他就已经凭着对行业的深入研究和对市场节奏的精准把控,把事业做得风生水起,最多时候开了7家分校,聘用了数十名辅导老师。

  但是,2012年以后,他毅然开始转型,专攻学历教育咨询,弱化校外辅导。因为他看到大庆的辅导市场已经严重饱和,竞争白热化,机构的生存压力陡增。

  “大庆的生源是有限的,尤其是辅导市场,初中高中加起来就有几万名学生,这几年还有所减少,僧多粥少,对生源的争夺可谓空前激烈。”滕先生告诉记者,民办教育的生存之本就是生源,没有生源,再好的硬件,再好的师资队伍,再好的办学理念都是摆设。

  “当年和我同期创业的那一批,已经基本上退出或转型了。2012年以后,这个市场的淘汰率陡增,虽然每年进入的还是很多,但淘汰率同样很高。”滕先生说。

  市场形势在变,家长的眼界在提高,对教育的消费更趋理性,以往随便租个地方,找几个老师就可以开班赚钱,现在已经越来越难实现。

  “主要就是生源竞争激烈,其次就是运营成本的压力。”大庆民办教育协会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一些投资者对行业不了解,对市场过于乐观,投了很多钱,却几个月就关门的情况屡见不鲜。

  大庆志鸿教育培训学校校长刘志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兴趣教育机构如果满足300名学生的教学,至少得租个500平方米的场地,租金每天已经涨到2元/平方米,每年房租就得35万多。

  如果按每个学生平均3000元的收费,年收入90万,老师的工资就得占去一半,剩下45万减去35万房租,剩下10来万,去除缴纳水电费的钱,基本就不剩什么了。

  皇家花园舞蹈学校校长李东经营了二十多年舞蹈学校,对民办教育市场感悟颇深,“现在水很深,浪很大。在兴趣教育这一块,以前随便租个小场所,自己当老师,就可以赚钱,现在那种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在校外辅导板块,非正规的小机构还能吃饱,但随着行业的规范和监管的加强,他们的生存空间也会压缩。”滕先生说。

  “很多人只看眼前利益,不能沉下心来做教育,教育品质提升了,压力就会迎刃而解。而且教育如果做出品牌,就能形成很强的外向性,还可以到其他城市开疆拓土。”刘志强说。

  与很多行业一样,民办教育行业也存在严重的跟风现象。看别人做得好,就照搬过来,也不看自己的条件是否具备,看别人开学校赚钱,自己也招几个老师开同样的学校。尤其是民办教育发展的前十年,可以用“野蛮生长”来形容。

  “行业协会和教育主管部门掌握的数据比较保守,据我测算,市场最疯狂的时候,非正规机构的数量至少是正规机构的好几倍。”滕先生告诉记者,正是因为这些“黑班”,对正规机构的运营造成了很大影响。

  “家长最初是缺少鉴别能力的,在选择机构时,一方面是奔所谓的名师,一方面是凭口碑。教育机构就大打名师营销牌,在宣传上各种虚假包装,在价格上也是各种让利,在服务上却千方百计‘打折’和各种巧令名目的收费。”刘志强告诉记者,因为民办教育市场前期的门槛低,吸引了各种良莠不齐的从业人员进入,这导致行业发展很长时间处于比较低端的水平。

  爱福瑞幼儿园园长张向超已经从事幼教事业二十年,对当前的民办教育市场的低端同质化竞争深表忧心。

  “急速发展的行业必定存在专业经验不足,缺乏可复制可稳固推行的方法。在大量新园所涌入的情况下,整个民办幼教市场的竞争开始白炙化,价格战的硝烟四起,各个园所开始增加项目和营销大战,薄利促销、团购大会、以老带新等等……”张向超认为,民办教育的野蛮式生长给行业带来很大隐患,最终孩子会变成恶性竞争的试验品,甚至牺牲品。

  “各自为战伤害的是整个民办教育行业,最终受害的是我们的孩子。”国内著名漫画家马多多对当前民办教育市场的低端竞争同样颇有微词。

  “我们做的是教育事业,不是到这个行业来赚快钱的。想赚快钱的最好不要进入,因为这个行业的特点决定了要想做好,是需要全身心地投入热情和精力的。”李东说,在十几年前,他的舞蹈学校就已经闻名遐迩,但当时有个人提醒他,这个行业门槛低,要想可持续发展,就应该努力把门槛做高。

  客观来讲,大庆的兴趣教育板块,这几年的发展水平还是值得肯定的。李东每年都要到全国各地考察,调研过很多城市的市场。“大庆的市场通过前些年的洗牌,门槛已经抬高了很多,甚至比上海都要好。因为上海人口基数大,不缺生源,很多机构很少在硬件设施上和软实力上投入过多,往往一个小作坊式的舞蹈班,就能保持稳定的生源和不菲的收入。”

  “大庆的民办教育行业,仍在办学理念和运营模式上存在很多不足,这是最大的短板,从而导致了低端同质化竞争的出现。”李东说,这是很无奈的事,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就因为经营者自身的视野和格局,拉低了整个行业的水平。

  教育支出在中国已经超过其他生活费用成为仅次于食物的第二大日常支出,很多家长甚至愿意为了孩子的教育投资下“血本”,而随着80后、90后等年轻一代陆续升级为父母,教育培训市场逐渐向着幼儿化和素质教育方向发展。

  大庆的幼教市场竞争渐趋白热化,随着二胎的放开,越来越多的教育者、商人投身于这个领域中。但很多人只看到了其中的商机,却看不到其中的“雷区”。

  幼儿教育市场已经被绝大多数家长认可,不过,家长对孩子学习项目以及对幼教机构的选择是有偏好的,也就是说,在选择与幼儿教育相关的项目时,会依据市场的认可度和经营者自身的情况来选择合适的项目。

  项目与市场需求达成一致,就很容易被市场认可,但更多时候,家长希望得到更多附加的体验式产品,这也要求教育机构不断迭代升级。

  但一些进入市场的投资者显然缺乏用户思维和市场分析能力,只看到项目在其他地区做得好,就盲目投资,加盟引进。

  “每个区域市场都有其自身的消费特点和市场成熟度,对于新生事物,大庆人不缺乏主动尝试的勇气,但要想让其转化为黏性用户,却不那么容易。”刘志强说。

  “要充分了解教育市场的需求和痛点,发挥自己的优势,做出自己的特色,才能活得长久。”刘志强还是某支教育基金的合伙人,对于教育项目十分关注,对于那些盲目投资教育项目的投资人给予了善意的提醒,“大庆人太喜欢跟风了,很少自己动脑。看人家做全脑教育赚钱,他就加盟全脑教育;看早教赚钱,就一窝蜂做早教。却不看市场真实需求有多大,然后因为需求小,竞争激烈,必然使出各种非常规竞争手段,然后市场被伤害,项目也就夭折了。”

  教育市场的痛点在于个性化需求的差异很难把握。所有人都在为因材施教而努力,能够掌握学生非常细致的学习行为轨迹和相对应的数据,才有可能有针对性地提供真正的个性化学习。

  “所以当前的很多教育供给和教育模式,并不能充分满足个性化学习的需求。这不仅仅是大庆市场存在的问题,也是全国民办教育行业存在的共性问题。”刘志强说,教育很难量化和标准化,所以在研究市场个性需求和共性需求的时候,一定要客观审视自身的条件能不能提供有效供给,机构经营者要想不被洗牌,这是必由之路。

  这几年,民办教育行业竞争激烈,危机显现,很多机构感觉到了,甚至已经有了切肤之痛。但很多人却看不到自身的不足和隐患,意识不到是哪些原因导致自己失败了。

  “这几年移动互联网兴起,行业里‘教育+互联网’的呼声很高,但很多人并没有深入研究‘教育+互联网’的含义,以及这种模式是否适合自己,只是跟风学习,跟风投入资金和精力,然后弄得四不像,却一点效果也没有。”我市某大型培训机构负责人王先生说,“有些机构的优势在线下,且辐射半径就在方圆5公里内,却搞了一个线上模式,这样很难满足家长和孩子的需求。”

  “线上教育不是不能做,但做一个市场要讲究踏准市场节奏。大庆地区对在线教育及‘教育+互联网’的接受度还不够,需要一个市场教育过程,这个过程有多长谁也说不准,前期进入的很容易还没摸到门道就成了炮灰。”滕先生如此认为。

  “盲目进入民办教育行业的人不在少数,有社会热钱,也有其他传统行业的经营者。比如有几个酒店已经转型做‘教育一站式超市’,还有想做教育综合体的,但只知概念没有思路很难落地。我始终认为,专业的事还得专业的人做,投资者就安心做好投资人,不要因为投了钱,就妄想掌控一切。这个行业有太多专业的东西,没有明确发展方向和战略思维的人,很难走远的。”马多多说。

  有个老板看中了民办教育市场,在高新区租了个楼宇,租金加装修花了几百万,然后到处找教育界的朋友帮忙招老师找生源,结果可想而知,开门几天就关了。

  马多多讲这个例子的时候,很是无奈地摇摇头。她说,这种没有明确方向和发展眼光的经营者很多,包括社会投资者,也包括在教育行业从业多年的创业者。

  “很多人从事教育,并不一定真懂教育。讲课他可能水平很高,但运营一个机构,参与市场竞争,他就成了门外汉。”李东告诉记者,他就经历过角色转换和蜕变之痛,原来开学校,只要讲好课就可以了,但后来学校做大了,他就得转变身份,成为真正的管理者,这些年他虽然没走多少弯路,但付出的心血和交出的学费也难以计数。

  “这个行业高水平的专业教师虽然是紧俏资源,却不是决定因素。但懂教育又有商业运营能力的人才却十分稀缺,这是决定一个机构能否走得更远的关键要素。”李东说,他想找一个好的运营总监和策划经理却始终找不到,这也让他一直没敢轻易踏出拓展外部市场的脚步。

  “以前民办教育行业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但只能是阶段性存在,随着行业逐步规范,良币必将驱逐劣币。而一个更规范,竞争更有序的市场,必然需要更多专业人才来支撑,专业的教育人才和懂教育的商业人才都会不断涌现出来。前提是,这个行业和市场要能够为他们提供广阔的发展空间。”滕先生说,未来的民办教育市场,一定是由有高度有格局的专业人士来引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