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国马赛的一所小学
admin
2019-09-14 00:43

  新华社北京9月12日电再长的假期也有结束的时候。进入9月,各地学校陆续开学,同学们又陷入到被作业支配的充(kǒng)实(jù)之中。

  这是个有争议的话题。支持者认为,学生玩手机会分散注意力、干扰教学秩序,不利学习;反对者主张,手机也可以成为学习工具,辅助老师教学,不能一禁了之。

  在青少年手机普及率比较高的欧洲国家,这也是教育部门面临的一个新问题,各地采取的措施不尽相同。

  2018年7月30日,法国国民议会表决通过一项关于禁止学生在校园内使用手机的法案。当年9月开学时,这一禁令开始生效。

  2014年9月2日,在法国马赛的一所小学,学生们等待进入教室。新华社/路透

  按照新规,在校小学生和初中生无论是在课堂上,还是在课外活动时均不得使用手机,除非出于教学目的,或是残疾儿童的特别需要。高中学校可自愿全部或部分执行此手机禁令。

  具体实施方面,在学校内,学生的手机必须关闭并存放,各个学校可根据实际作出安排。教育部建议建立一个储物柜系统,让学生在白天存放手机并在离开学校之前取出。

  法国教育部网站介绍,这项措施旨在“让学生合理使用数字工具,并使他们充分受益于丰富的集体生活”。据法国媒体报道,法国12岁至17岁的青少年中,有86%拥有手机。

  教育部强调,使用手机是校园内大部分不礼貌行为和扰乱课堂秩序行为的主要根源之一,且会影响集体生活质量。同时,手机还可能引起同学之间的攀比、盗窃等行为,有时还会成为未成年人接触暴力、色情等信息的渠道。

  根据舆论调查网站YouGov此前一项调查,82%的法国人支持学校禁止使用智能手机。18-24岁的人中有52%支持禁令,而55岁以上的人中持支持态度的占92%。

  法国蒙彼利埃三大计算语言学研究生助教拉谢勒·潘克赫斯特认为,手机禁令是对手机的“妖魔化”。对教师来说,重要的是提高教学质量。以手机为载体的多媒体教学方式可以让课程更有趣,促进学生的学习。

  对于学生在校期间可否使用手机等电子设备,目前英国中小学校可根据各自情况制定不同的规则。

  一些学校已制定并实施严格禁令,禁止学生把手机带入校园。在这些学校里,一旦看见手机或听见手机声音,老师有权没收手机。据媒体报道,最严格的一所学校不仅不让手机进入校园,还不允许学生在上学的交通工具上带手机。

  一些学校实行比较宽松的禁令,只禁止学生在教室内上课期间使用手机,不过问课间休息或午餐时间;还有些学校每周选一天全面禁止在校园里使用手机。当然也有学校对学生使用手机没有任何规定,但学校老师都有权在课堂上没收干扰学生学习的用品。

  虽然英国对学校手机的使用目前尚无立法,但政府早已有意支持学校实行手机禁令。多名教育部高官都公开表态,希望能统一规定禁止学生在校期间使用手机。一些议员甚至表示,校长和老师“应该每天站在学校门口没收手机”。

  学校禁手机也得到家长的支持。英国广播公司2日报道,最新一项民调发现,约半数受访家长认为学校不应允许学生带手机入校园,他们担心的主要原因是手机网络助长校园霸凌和攀比心态。

  2016年8月13日,在英国苏格兰首府爱丁堡, 儿童和家长在爱丁堡国际图书节上读书。新华社记者郭春菊摄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一项研究表明,禁用手机的效果相当于在一学年内给学生一个星期的额外学习时间。这项覆盖英国四个城市多所学校的研究显示,与没有实行手机禁令的学校相比,禁用手机的学校学生考试成绩高出6%。

  但与此同时,英国社会一直有不少声音反对学校禁止学生用手机。部分学校管理方认为,手机和互联网是世界的一部分,为中小学生做好“进入世界”的准备,同时培养和锻炼孩子们面对电子设备的自控力正是学校的职责所在。

  目前,丹麦各党派对是否有必要出台一条全国性的手机禁令没有达成一致。但根据丹麦教育部统计,手机禁令在大部分学校获得支持,只有约12%的学校不禁手机。

  丹麦教育部长梅蕾特·里萨厄认为,禁用手机对提高教学效率很有必要,实施禁令的学校反馈也确实积极正面。“课堂需要安静有序,课间休息的时候孩子们需要陪伴和互动”。不过她也强调,是否实施手机禁令的决定权在学校。

  哥本哈根大区腓特烈斯贝区小学校长莉莎·拉科尔说,实施禁令后你能明显地发现,那些之前低头看手机的孩子现在开始相互聊天、一起玩耍。

  据介绍,那些实施手机禁令的学校并不会制止学生带手机上学,只是要求学生在进校园后主动上交手机,放学后老师再把手机还给学生。

  如果学生家长有紧急情况想要联系到学生可以打电话到学校。一旦被发现在校园里使用手机,学生会受到批评,手机将被暂时收缴。

  对于学生来说,上交手机并不情愿,但大多数人也承认自从学校实施禁令后他们的注意力更加集中。

  丹麦学者专家对校园实施手机禁令看法不一。丹麦学生组织主席莎拉·贝恩森认为校园手机禁令像是一种倒退。

  她认为,手机等智能设备可以是一种积极的教学工具,学校可以针对不同年龄的学生进行相关的使用指导。毕竟世界上也有很多其他学校正在利用这些智能设备进行教学,譬如可以为无法来学校上课的孩子进行实时直播授课。

  目前在芬兰,是否应全面禁止在学校使用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手环等可以上网的电子设备,仍存在争议。

  2016年,芬兰教育委员会颁发了一项指导,指示学校不得在整个上学日对学生实行绝对的手机禁令。但根据这项指导,学校可以禁止在课堂上使用移动设备。

  2016年8月25日,在芬兰埃斯波市的拉赫蒂高中,学生品尝自己在烹饪课上制作的食物。新华社记者李骥志摄

  针对教育委员会的这项指导,芬兰广播公司对185名小学校长和211名小学教师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38%的芬兰小学校长和62%的小学教师认为,学生除了教学目的外不应该在学校内使用手机。

  大部分教育工作者认为,应该在课堂上禁用手机,但课间不应禁用。有些教师建议,可以在课间安排和组织一些有趣的、学生们可以一起玩的活动,减少学生玩手机的机会。

  芬兰教师协会皮尔坎马地区分会主席马蒂·海利莫认为,在老师的指导下使用手机进行辅助教学是必要和有效的,但玩手机会干扰学习,学生在课间玩手机也会影响在课堂上的注意力。

  目前,芬兰教育委员会正在向全国的中小学征集如何监控青少年使用手机等设备的意见及建议,但尚未对此制定出全国性的进一步措施。芬兰教育委员会和教师协会希望学生及家长也能参与讨论,并与学校就相关规则达成一致。(参与记者:陈晨 张代蕾 林晶 徐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