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联通预计安排60亿元到80亿元
admin
2019-09-16 13:39

  5G牌照于6月6日“提前”发放,不仅超出了设备企业和手机厂商的想象,也让中国在重大通信技术迭代中首次开启领跑模式。

  但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复杂的通信技术,5G网络建设的复杂性、巨大投入,与技术成熟的周期性,意味着我们会长期处于4G+5G的“双G”网络时代,这与之前很多用户预期有所不同。

  5G网络建设投入巨大,目前单基站的建设成本是4G的2.5倍,同时5G基站相比4G时代更为密集,意味着建设一个广域覆盖的5G网络,相比4G时代将是数倍规模的增长,对于全球任何一家运营商来说在资金方面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以财大气粗的美国为例,目前全美规划建设5G基站为5万个。欧洲以对5G最积极的英国为例,首个开通5G的运营商EE目标2019年建设1500个5G基站,覆盖16个城市。

  中国三大运营商目前都已公布了5G投入和建网计划。公开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底,中国移动预计投资240亿元,中国电信预计投入90亿元,中国联通预计安排60亿元到80亿元,三家运营商累积投入接近400亿元。

  即使如此,三大运营商年内在全国建设的5G基站不超过13万个。与目前4G基站456万个的数量相比,就可以理解距离全面覆盖的差距之大。

  业界预计,年内可以开通的5G商用服务的城市在50个左右,并且还只能覆盖热点地区。

  与此同时,5G基站在实际建设过程中,还遭遇基站选址、基站用电成本的高涨等诸多难题。

  根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室外已有的4G基站升级和新选址会经常遭遇小区居民的反对,而进驻室内布设更是动辄会被商用写字楼动辄要求10-30万不等的入场费。同时,5G基站的用电能耗是4G基站的3-4倍,都让运营商面临较大的成本压力。

  在诸多困难的叠加下,中国两大运营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选择了5G网络共享共建,目标“双方仅有一张5G接入网络”,这在中国通信历史上还属首次,足见5G网络的巨大投入与实际部署难度。

  以北京为例,根据北京通信管理局数据,预计年内三大运营商建设5G基站1万个,目前完成了近4000个。北京移动对外透露称:“布局原则是重点热点区域优先建设,从室外到室内,今后会根据用户及市场的需求部署5G网络”。

  由此来看,无论对于中国还是欧美发达国家,4G+5G的“双G”网络都将长期存在,并且相对3G、4G时代是一个较为长期的建网推动和优化过程。

  NSA(非独立组网)与SA(独立组网)作为5G网络技术迭代中的两种方式,却意外成为目前被大众用户关注的5G热点话题。

  通信技术的重大迭代基本是十年一个周期,5G技术从研发到现在也已历经十年。

  根据3GPP国际标准组织规划,5G标准分为NSA(非独立组网)和SA(独立组网)两个阶段。前者标志性的R15: NSA标准于2017年底宣布冻结,这也是全球5G技术标准确立的关键时间点之一。

  SA标准的制定和进化周期相对更为漫长,R15: SA达成初步协议的时间点是2018年6月,2019年上半年达成R15 late drop SA标准可以被视为SA成熟的0.5版本,而标志其线:SA版本冻结预计要到2020年上半年。

  这也就意味着,在此之前和如今全球运营商部署的5G网络都是基于NSA方式。

  3GPP作为全球通信企业共同参与的国际标准组织,将5G标准分为NS和SA是有现实意义的。

  NSA的特点是标准冻结早,技术相对成熟,运营商可以在同等投入情况下获得更快的5G建网速度,也是全球孕育着5G初期建网的必然选择。数据显示,在全球目前45个商用5G网络中,全部都采用NSA方式组网。

  SA的特点是可以更加充分的发挥5G低延迟、广连接的两个重要的5G网络特点,对于工业物联网领域应用至关重要,是运营商未来5G网络升级与SA技术冻结之后新建网络的选择趋势。

  在现阶段大众用户普遍关注和强感知的5G网速方面,根据工信部旗下信通院进行的5G实际外场测试和内场测试来看,NSA与SA两种方式基本一致,前者在现阶段甚至稍有突出。

  原因在于,根据 3GPP的规划,R15阶段主要先解决eMBB(增强型移动宽带),R16阶段才重点解决uRLLC(超可靠、低时延通信)和mMTC(海量机器类通信-广连接)另外两大核心技术特点和应用场景问题。

  也就是说,NSA与SA都是5G重要的技术标准,完全不存在“真假”说法,并且两种模式将长期存在,以适合运营商在5G建网过程的自主选择。

  在启动较早,对网络建设投入比较敏感美国和欧洲运营商更是如此。因此在用户关注的NSA海外漫游体验上也完全一致。

  中国企业在5G初期的领跑优势,手机终端企业更为明显,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分别是华为和vivo。

  华为在中国市场已经发布了首款5G手机Mate 20 X 5G版,9月19日发布的华为Mate 30系列预计也肯定支持5G,并且会成为华为线G旗舰手机。

  vivo 5G手机的推出节奏更为激进,今年8月就一口气推出了vivo NEX 5G版和iQOO Pro 5G版,第三款vivo NEX3 5G旗舰机型计划于9月17日在上海发布。vivo也由此成为目前全球推出5G机型最多的手机品牌,其定价3799元的iQOO Pro 5G版更是被业界认为是2019年内5G旗舰手机“定调”的重要普及型机型。

  业界预计,2019年内中国5G手机市场的出货量约在200万台左右。进入2020年将会迎来5G的爆发期,预计全球5G手机出货量将超过1.6亿台。vivo通信研究院总经理秦飞之前在与《壹观察》对线亿部。按照中国智能手机换机市场约4亿台来计算,这个占比将接近20%。

  在苹果刚刚发布的iPhone 11系列已确定不支持5G的情况下,中国手机企业将迎来近十年最大的一次旗舰与高端市场冲刺时间窗口期,并且长达一年。

  与移动互联网时代更加关注人与人之间的连接不同,万物互联时代将会带来所有终端设备,以及包括智能制造、智能城市、智能交通等众多应用场景落地。

  5G技术驱动力将大大超出传统通信产业的边界,引发的变革一定会超出如今我们的预期。

  如本文之前所说,5G技术的演进是一个长周期过程,对于首次站在技术变革周期前沿的中国市场来说,这种“周期感”会更加强烈,享受的5G红利也会更多。

  对于5G企业来说,在重大技术变革周期,技术积累、趋势判断、与节奏把控都非常重要,这是对企业综合实力、决断力和商业智慧的综合考验。

  而对于用户来说,根据运营商实际5G网络建设和推进情况,选择最适合自己和所在地域的换机产品,同样是一个“智慧性”的选择。